上学的路

来源: 赤子杂志11月刊   发布时间:2020-01-10

浏览次数: 165

文 | 李明堂

图片23.png

时临中秋节十五,解甲游子归故,重走上小学时的路。一种情怀,溢涌心头。往事悠悠,岁月里邂逅。往事如烟,往事又不如烟,总会有难以忘却的人和事与境遇驻足心田。幼时上学的路,虽只有二里半,但那时的环境条件大不如今天,坑坑洼洼、坎坷不平、弯弯曲曲,穿过低产薄收的田间。俺与村里几个小伙伴同学,曾从此路近万次往返,历经数十个春夏秋冬,一往直前,经受磨砺,不堪回首拾瞰......

记得那年春天,时遇家禽温疫流感,俺在乡饿急了好馋,病死的猪肉等也“狼吞虎咽”,不小心有点沾染,并因此误课好几天。

还记得那年夏天,时遇大雨如注下了好长时间,上学的路一度被淹。我和一叔辈的同桌穿着短裤、赤着上背、光着双脚,冒雨依旧沿此路去上学(那时也无钱买伞可打),淌泥水向前中,我不小心踩到水下的一块硬砖片韧上,左脚被划破,几天后又感染,可真难。放学后回到家,常摸黑或起早到地里帮大人干农活,赶周六日到上学路俺村西端头傍的一大土坑挖土,用架子车拉到村东头的打粮场边上的水坑沿,拌上碎麦节杆及收拾来的杂草树叶,层层叠叠铺垒并浇上坑水,以讴粪当肥料上地用。队里的亲们照顾俺,帮干一天还给我记四个工分(当时强劳动力是十分)。这样一季下来,我的工分也能多分几斤粮果,能吃的更饱些,走在上学的路上更有劲,即丰富乡村生活也能涨知识,避免五谷不分,这样在校写作文和笔记等也有实感体验了。

图片24.png

   再到那年秋天,天又有点旱,因收成不好常吃不饱饭,多是玉米面和红薯干填饱肚子后走在上学的路段。有一天放学后回到村,俺淘气和几个小同学撒玩肆欢,想从老房土坯墙上的鸟窝掏“小雀”烤鸟肉烧烤解馋。随即搬过来乡亲钯地用的钯梯,钯齿靠外反靠在土坯墙上,爬上去掏屋沿下的麻雀窝。没想到下来时,被锋利的钯齿尖割破了我的右膝盖下边,几乎划露骨头了,鲜血顺腿下流。愚急中生“智”,顺手从地上抓一把干尘土盖到伤口处,又找几片麻叶片包上,扯一条青麻绳缠住算妥(当时村里亦缺医少药),只好先这样了。第二天照常上路去学校,不想缺任何课。当时,俺近邻的一同桌的小叔,借一辆架子车把我拉到了班里,后来多日晚上就睡在破旧的课桌上。有一晚,熟睡中翻身不小心又掉下来碰着了旧伤口,致使多日未能全癒。在校住了多日没干粮吃了,我想柱个棍子自已慢慢走回家去。刚出校门时,又遇阴雨,被校对面住的一位老大娘发现(她的儿子后来是我的同营老兵兄),即近前扶我进了她家里避雨并给我弄饭吃,当自家儿子一样关爱呵护,令我永难忘记。今天,我站在上学路的端点她的门前,打算拜访,进院后正好巧遇她仍和三儿子在仍这老宅里住,欣见这位90多岁了仍坚强乐观、身体还健康的老大娘出现在面前,令我热泪盈眶,近前叩拜致敬问安,此刻的心情可想而知。那年因腿伤住校多日,行动不便,我只有一个事可干:学习、学习、再学习,发誓要争第一。在草庐无玻璃窗的教室内,到晚上惟有我一人,笨鸟先飞,在煤油灯下作业、背题、写笔记,曾度过了数个不眠之夜。那时除课本外,也没有什么课外文化书籍可看,除一小本《毛主席语录》反复背诵拜读外,随身带有爷爷留存多年已泛黄了的一本旧书《春秋战国思想史话》,虽读起来看不太懂且感到有些乏味,但也算有本书可看一看,时间久了倒把“战国七雄”的更替、消亡或一统,搞得相对较清楚了。这本书我现在还存着,成为对爷爷的感怀和永远记惦;还有,姑姑舍得花好几毛(当时也算是大钱)在旧集市买了一本《水浒传》(小儿书)送我,俺得之在课余如饥似渴的翻看,加之同学们见之也争相传阅,直到封面封底及不少页都翻烂,“108将”的故事和不少词句令我很感兴趣,摘录了不少佳句有时写作文也引用仿学,受益匪浅。我睡课桌多日也没别事可干,且行动不便也干了其他啥活了,只有学习来消磨时间,并暗下发誓,到期未考试必须拿第一。为此曾整夜不眠,一心作业钻研。最后考试的结果令我伤感多有自责:本想语文、数学等三门主科要满分拿下的,然数学卷最后一题推算到最后成1—1=?我太紧张了,顺手作答=1,然后就非常自信的第一个交卷了。结果令我痛惜不已,这错答的一小题被扣了两分,数学只得个98分,未能实现三个一百的初衷。虽然总成绩在班里仍名列前茅,但我还是哭了,感到自已太蠢笨了,出这低级错误真不该,有愧于老师特殊照顾允许伤腿的我住校睡在课桌上,并于课后给我吃偏饭业余辅导,也愧对曾拉车送我、打伞档雨、背着我走在上学路上的同桌同学,恨自己没弄好。后来学校开期末总结表彰会发“三好”学生奖状时,也有我一个,俺真不想要。试想,没有老师的指教和同学的关爱帮助,我何以能得“三好”?这奖应给他们才是!

图片25.png

   日光如梭,很快又进入那年冬天,到了关键时刻,因为次年就要升中学了。在外工作的老爸以书信不停地鼓励和鞭策我,在村劳动的爷奶及老妈妈几乎倾家里所有供我们姐弟几个上学。我暗下发誓争口气,明堂当要学出点“名堂”,从农村走出来才中!可冬末又时遇多年不见的暴雪,把本来就坎坷不平的上学路復盖,似冻又化的至使沿路都是雪水泥窝,我穿的单布鞋被陷进去拔腿出来成了光脚。这可咋弄?我看了看一起在路上的乡友同桌,一咬牙,干脆光着脚踩着雪泥水奔向学校,照常赶到班内不误听老师讲课。于雪泥路上光脚奔走,短时感到还凑合,跑了一会儿才感知到巨痛难忍,冻得脚麻木了,真有点受不了,疼得嗷嗷直叫啊。没想到,到班几个小时后发现脚被冻肿了,粗燥的手被上也被溲溲的寒风吹裂出了小血缝...

再临开春不远时,有一天我走在这上学路上,听到家里有半导体收音机的一同学讲,听广播“珍宝岛”事件发生了。时值部队征兵季,随之当地政府号召、村里大啦叭也广播了,动员小青年报名应征入伍,准备参战,为保卫祖国做贡献。当时有的家长有所顾虑,似乎报名的不太多,驻地人武部还怕当年送兵名额指标完成不了。此时,我爷爷在老爸的支持鼓励下,依然抢先给我报名了;而老母想着我还小,不太乐意让我这时就当兵去。但她想着我的岁数也不夠普通征兵年龄标准,反正既报名了也应不上,故也表现“积极”报就报,怕别人说思想不进步了。后来的结果,出娘意料,她得之我竟被特例录取,舍不得我走而掉泪不止啊。原来,是到俺乡的部队接兵负责人办的(后来他是一直对我关爱和鼓励有加的上级好领导,是我从上学路走向从军征程大道的接兵人和引路人,为榜样和楷模。他血气方刚,又爱兵如子,是个重情厚谊的性情中人。有一年他在京于上层的“xxx办公室”,曾在该指挥所里无数个日日夜夜,给高层首长当高参,参加了统帅部对越作战指挥机构的参谋工作;我后期奉命随“xx集团军”到老山前线参与防御作战轮战时,也在他的麾下......经受战场磨砺,至今无怨无悔),是他在乡人武部及学校里调研查询了我的相关情况,看了我在校的作文和字迹等学习表现后,执意要带走我。为此,他特给时任陶乡长和乡党委书记(印象后来当了县长)及乡人武部长每人一个当时很珍贵的“毛主席纪念章”,同时向他们表示:这个兵如果体检都合格的话,我要把他接走了,请办手续吧!他又私下对我讲:你才刚满16岁,填入伍登计表时,你多报两岁吧,到部队后我再找机会给你改回来(那时对岁数要求不是很严,且学习优秀的在校生报名的也不多,有的家长也顾虑送孩子去参战了多少有点犹豫......)。就这样,我意外被批准入伍了。

那年一月冬春之交,又逢大雪来袭,我从上学的路上止步,转向戎马征程新路而去。临行前,俺大队按往年惯例送我几块盘缠钱,加之村里乡亲们这个五分、那个一毛、多至半元的积极主动地拼凑了共五元钱(当时算是了不得啦;数年后我抽空临时回乡时,曾会同家弟等人协调筹资并捐助整修了村路,聊表寸忱,感恩相报,理所当然,也是为回报亲们早年的那“5元”钱),他们送我带着踏上雪泥村路而去。走到村头不远时,我驻足回首,望着众乡亲们还在目送并招手,此刻,我热泪盈眶,顿觉哽咽......随抹去泪水,一咬牙,转身和数十位乡友信步几十里,来到县城史上岳家军“郾城大捷”古战场和岳飞“精忠报国”故事的镇河铁牛衅,换上“战胞”,集合入列,进行宣誓,尔后到附近的漯河老火车站,搭乘绿皮闷罐火车皮沿京广线北开而去。当时不知路向何方何处?也不知将来会如何?后来的戎马生涯,饱受磨砺,无怨无悔!这条新路上的经历,是另外的话题,这里忽略不再赘叙......

我从这上学的路走来,始终难以忘怀。今天,解甲游子返故里,重拾路遇的风风雨雨,寻找原路的足迹斑斑,多己迷茫不见,旧路已换了新颜。我边走边打探,寻找到了上小学的母校门口,先进老校址观看(学校已多年不办,现为农舍一片),又敲开老校对门那老大娘的家门,欣见老人家还居住这老宅,长寿安康令在下欣然,近前叩首敬拜,另看望了俺村最高龄的94岁往下数岁到82岁的共12位老太奶、老叔婶等,感恩感怀感叹不已,再次热泪浸眼.....

上学的路漫漫,重拾和见证一段难忘的经历,感慨万千.....

上学的老路弯弯,今已是笔直坦坦,穿越家乡沃野良田,满眼呈现老姓的喜乐康安(此境况待另文续写)。更可赞,今年又是个丰收年,将以硕果累累献礼新中国成立70周年!

上学的路,越来越坚实而平坦。众亲们步入时代,迈向新征程,愿拥更加幸福美好的明天!

责编:丽英(电话:010—65420087 邮箱:chizizzs@163.com)




[上一篇: 此去经年榆树情 ]    [下一篇: 幽香君子兰 ]

相关链接